中午的时候因为贪恋某完美集成工作所需IDE的Linux Distribution,就在PC上装了下,后来发现这IDE在自己原有Linux上也能鼓捣出来,遂一把拿出程序猿应有的魄力把新装Linux的盘符给格了... 额,就不说后来grub rescue>的故事了,花了好几分钟才弄好,弄着弄着就弄出情怀来了。

周末和李老师(Erran Li)相处了很长时间,一道儿蹭了好多好吃的,感受了下Hilton豪华套房长什么样子,至今都觉得酒廊前台是十分漂亮的,后来和姜哥讨论他却说一般,毕竟好男人... 老师人很Nice,吃饭喝茶的时候还在给我讲这个系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一口气写了好几页A4纸,制定了详细的时间和进度上安排。

昨天晚上做梦的时候都在做系统,被重重Push的时候就是这个反应。难度是有的,这工作目前也只有MIT的某博士在李老师的指导下搞成过,而中国化道阻且长,对我来说更有挑战性的地方在还于跨Domain,一个人,怎么还会有这么奇葩的实习,No Zuo No Die,来吧来吧。

曾经迷恋过鸡汤,那时候听了很多别人的故事就觉得自己的生活也很NB。想想热闹毕竟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是该要一些安静的日子了,在这些为时未晚的日子里还要有最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

嗯,副教主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