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是个很有意思也很有想法的人。每天都有一大坨工作要做,还能时常抽出时间过来和我聊天,有时候一个下午,有时候半个小时,有时候谈谈技术,有时候讲讲故事。而我只是个工作还不到两个月的实习生。

一个多月前的某一天,从阳光正好到夕阳西下,整整半天围坐在星巴克的咖啡桌上,谈东谈西,最后记住了做事情就要和这个世界上最牛逼的人一起。

今天则首先让我打开一个链接,一起花了半个小时研究一篇顶级期刊的论文,看看图表和数据,发表一下对这些人搞这些研究的看法。然后就聊他想最近做的事情,最后到要做什么样的人。平淡的谈话却像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说。该走什么样的道路看这些人20年后的样子就知道了...生命好像突然多出了很多参考,也几乎要变得明朗起来。

在自身免疫被洗脑的前提下,与这些年长自己很多却又少年般努力的长者谈话真的能看到不一样的人生观。感慨颇多,在这里牢骚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