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xin)实验室最近有一些躁动”,随便一个眼神就能黑人的山东妹子晓哥用一口飘准的普通发一本正经地说,随即又转头痴痴地盯向屏幕无比安静地用少女心构筑起属于自己的象牙塔向琅琊榜剧中的胡歌表达我在这突然安静的空气中感受到的爱慕,我不知道这安静算不算躁动。我是很躁动,纵然在听许巍,也是躁动的。

上课前去C111待了几分钟,终于又听到久违的满屋子到处都是机械键盘噼里啪啦的声音,看到二次元的马神竟然会给自己的队伍起一个叫做“为了梦想”这么中二的名字,忽然就记起认真做一件事情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今年暑期大概在业界世界排行第一的公司里浪了两个月,仰望各路神犇,那时候还循环播放着逃跑计划;去年的这个时候大概马上就要和李老师还有尹总一起做牛逼酷炫又虐心的事情了,痛并快乐着,听了半年的GALA;再早些就是和另外两个2B没日没夜写程序的日子,我不太敢想那段时光,那时候好多人都还在,那时候对好些事情都很认真。

大boss在实验室的例会上说我有一颗叛逆的心,二boss最近也狠狠地push了我一把,对我下了一个带着deadline的死命令,三boss虽然和我比较恩爱但最近貌似也没有时间搭理我,另外还有来自其他boss的不能拒绝的任务,行为上的忙碌竟也遮拦不住精神的游离,这下我大概是又迷失了。

其实我已经在慢慢调整了,纵然拥有亮瞎眼的S级操作,晚上回到宿舍我也不再玩儿游戏了...以后或许可以和谷哥学学吉他,或者我教他打打羽毛球,无论是双手连弹还是四目对望这画面想起来也都是极美的。做了新生的助教,他们真的都还是小孩子啊,帮他们解决低幼的问题虽然很烦但是至少能获得一个轻松开心的下午,至少另外一个一起搭档做TA的学妹和班上几个妹子还是萌萌哒。学弟其实也是萌萌哒,→_→,何必要隐藏呢。

不太敢发太久牢骚,希望能尽快调整吧...10月份大概真的是我的迷失之月吧,这不是随便说说的,因为我发现连续好几年心情都在这个月出现了问题,姨妈般准时。

--2015.10

----------------------------------------------------------------------------------------------------------------

离开acm应该有一段时间了,没想过还能有机会再次来到这个让我百感交集的舞台。

赛前一周因为一些不可变因素和两个学弟临时组队,赛前前两天三个人开始第一场练习。。like a shit。。

18小时的火车给我充分的时间想起去年的种种,历历在目,还有些痛。虽然很久没有写题了,但至少要帮他们打好第一场。我真的这样想。

牡丹江师范学院留给我最深的印象,额,14000+个妹子。。一天换10个大学都够毕业的。。想想都有些小激动。。

一路上和两个学弟各种扯皮无节操,谈比赛和对acm应该有的心态,不知说了多少个平常心。
lzt说他不虚了,cz说他也不虚了。

热身赛开始,0分钟有队伍通过B题,我看A没看懂,C看懂了不好做,lzt看B没看懂,cz看D说可以搞。 看完题的功夫B已经有好多队伍通过了,我们还是没看懂题意。。后来yy数据猜题意,1y。cz接过来写D,说是DP,断断续续写完,过样例,提交1y。这期间我和lzt想A,数据简直无法分析,最终lzt提出一个猜想,我感觉很对,写完提交,wa。再想,我发现一个trick,修改代码,提交2y。接下来我们一起想C,之前我写过一个相似的题目,很快告诉他们我的想法,lzt和cz都比较赞成,然后就顺着我的思路坑到了最后。。热身rank 24,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个不错的开始。

热身cz有一段时间因为过题很兴奋。。大脑都停滞了。。还不停刷榜,后来被我说了一通。。。

第二天明显压抑好多,身边好多队伍都在桌子上摆出了厚厚的模板,我们刚开始只拿出了一本英文词典,这样感觉吊一点。 倒计时10S之后,我们拆开题册,lzt读A,cz读B,我读D。6分钟复旦和北理工拿到A题first blood,清华拿到I题fb,我放下D和lzt讨论A,14分钟1A。 然后我们两个搞I,我看到题目描述的公式直接写代码,过样例,提交wa。后来我发现一个trick,测试,果然有问题,修改后询问队友意见怎么办,再提交1发,还是wa,后来发现代码有一点逻辑混乱,整理后再测试,之前发现的问题都解决了,稳定心情后决定提交,还是wa。。。现在早已百名开外了,昨天状态各种不如我们的周边各队,都已经2A了。脑袋有一点轰鸣,开始有点不知所措。再读题目,漏掉了一个极限情况下的条件,工数大神lzt和cz用洛必达法则分析,继续修改代码。再三测试后提交,55分钟4y。太惨的开场。此时华南理工30分钟拿到fb的D题有十几个队伍已经通过了,题意是给定一个n*m的棋盘,每次随机往棋盘上丢一个棋子,问使得棋盘每一行和每一列至少有一个棋子需要丢掉棋子个数的期望。看到这种问题我就头大,想起了hjd,以前都是他搞这种题。我想了很久,乱搞,组合,dp都想了,没有一个完整的思路。他们两个也没有想法,后来cz yy出一个三维dp,两个人就开始讨论转移。我感觉自己有点多余,看下榜,发现中山51分钟拿到了K题的fb,我去看K。1个半小时过去,他们两个终于写出了这个概率dp的代码,各种测试后提交,167分钟1y。此时刷下rank60+,这俩二货开始yy保铜后幸福的退役生活。。。K题给出一个后缀表达式的字符串形式(表达式可能不正确),可以通过1.插入字符(数字或者运算符)操作和2.交换任意两个位置的字符操作,使得输入的后缀表达式合法,问最少的操作次数。之前的1个小时我想到一种贪心的做法,在纸上写出了伪代码。他们搞掉D之后我开始写K,10分钟左右写完,调整下过样例。。。由于之前I题造成的阴影迟迟不敢提交。然后开始向lzt和cz讲题意和我的思路,解释了几个问题之后信心开始增强,提交,203分钟1y。顺利进入银区,和金牌似乎也只有罚时的差距,这俩二货开始yy光荣退役后的幸福生活。。。此时距离比赛结束还有将近100分钟。。我提醒下现在开始,还能再搞出1题。。接下来就是选题了,选择的正确与否很可能决定是否能解决。lzt和cz一致对B有感觉,我也有一点点的想法。于是三人决定合力开B。B题给出一棵20w节点的树,在树上找两点,使得树上其他点到这两点的最长距离最短。。树形dp,lca,直径。。各种yy,后来lzt和cz证明了这两点都在树的直径上,cz说他可以预处理出来的信息。根据这些信息,我和lzt讨论,想到双指针扫描O(N)可以搞。于是开写。。。写了好久,当终于裁判宣布还有最后10分钟,我们三个竟然异口同声说时间够了!!。。。最后10分钟,写完调试通过自己构造的样例,直接提交。。。满怀激动,re!大起大落的结局。

结果还算让人欣慰又充满遗憾。
重要也不太重要。

留给我最深印象的除了这里根本看不完的妹子,还有来自吉林大学的几个队伍。天命之战,可能是一直在为world final奋斗的几个人,拿到了冠军。终焉之战,可能是几个要退役的老队员的最后一次比赛,拿到铜牌。初心之战,可能是一路向上的年轻队员的首次比赛,顺利摘银。他们队名本身,就让人看到一种文化的传承。yy退役后生活的少年,似乎可以多做一些事情。

下周还能去鞍山打一场,这次和学长一起,心理压力小了很多。
如果知道还要打比赛,这半年就好好写题了。

sure说的对,做过acm的人是离不开acm的。

--2014.10

----------------------------------------------------------------------------------------------------------------

着陆前的飞机在剧烈颠簸,正如我跳动的神经。

外面的妖风应该要刺骨了吧,冷了的心不会害怕。

结束了。

以一种从未想过的方式。

。。。

二逼队友说要去吃热一点的东西,我用妹子在等我逃开了。

一个人踉踉跄跄,走在去111的路上,一路都在想第一句话该要说什么。进门敲几下键盘,声音像往常一样清脆,竟不是我想象中那般沙哑。趁大家不在又迅速逃离了。

risky,队名换了又换。hjd,11115456,默默陪伴了我两年的两个人。也坚持坑爹到最后一秒的两个人。天分与勤奋,我们占了几样。智商与情商,就这样慢慢成长。

要 向acm说再见了,就像和一个老友在暮年作别。相互充满深情与回忆,渐行渐远,不能相忘。打开电脑写一篇退役贴,学着众神犇的样子,可惜自己还是充满了弱 者的气息。略过早已凌乱不堪的桌面,看到随着新建的记事本一起自动打开的文件,这些明明很是熟悉的东西,像是许久以前的事情了。

许久以前,还年轻的时候。

当 我用两个手指敲出hello world,用三天时间看完C语言课本,手贱点击支付《算法导论》,一条不归路就豁然眼前了。我从未想到会在这条路上走这么久,在如此多个艰难虐心的瞬间 都能挺住。有时候真的会很累,放弃明明就在不远处。我几乎从未享受过一个完整的周末,没能轻松度过每一个属于我的假期,几乎不逃课,也几乎不听课。后来, 后来我就遇见了我的队友,三个弱弱的人抱团之后就再也没有分开过。一起做了这么多的比赛,真想好好骂他们几声二逼,hjd二逼,11115456二逼。感 谢俩二逼,陪我二逼这么久。

日子一分一秒的过,接下的路也越走越坚定。坚定地和学霸作别,坚定地 和考神作别,坚定地和老师的实验室作别,坚定地和每一个能够早睡的夜晚作别。。。当我付出所有,还要去面对某段不解人意的时光。压到人喘不过气。是真的喘 不过气。当我一个人背着沉甸甸的书包很早很晚的走在桥上的时候,竟会想不明白前行的意义。有段时间,我多需要一声加油,一份支持,一个安慰。都没有,每个 人都在很幸福的过活着,我还得和大家一起开心,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我也学会了隐藏。那种痛苦的滋味,就像,就像被深爱着的人背弃。不忍直视的时光,被凌迟 的一周,都过去了。我选择默默忍受。有时候承受压力,才更像一个男人的活法。以后不会这样了,我向每一个在乎我的人保证。

有 心的人也总太多矫情。acm带走了太多,剥离了我生活中太多的可能,如果当初不曾选择,现在的我一定是另外一副模样。如果能够再次选择。。。acmer没 有选择。我相信每一段经历存在的意义与价值,我享受作为一个努力的acmer的每分每秒,我感激acm带给我的改变与成长。

许 许多多个凌晨一点钟,手指还在键盘游动。目睹着室友从老老实实睡觉的小清新渐渐沦为鼾声完爆我码字声的猥琐大叔,我愈发感受到来自这个世界的敌意与变化。 多少对儿恋人在我的下一行代码间分分合合,乌云遮住月亮,太阳驱散它,变化的东西太多太多。不变的是online status随时都在running,ACdreamer在没日没夜地讨论问题,codeforces每周都会发来比赛的消息。

暑 期的集训,我们队是最认真的吧。只有我抽了一周时间回了趟家。那段时间,搞掉了很多以前不熟悉的专题。惨淡的多校,一边学习,一边受着打击。后来邀请赛的 重现,每场都在银区,通化在金牌。赤果果的涨姿势。每次比赛的结果都和好多因素相关吧,我总是总结好多,抱怨好多,也不知道二逼队友有没有往心里去。失落 与激动,被膜拜与被鄙视。这一切,如今都和我无关了。

。。。

除了学到的知识,最最重要的,还是组里的这些人吧。

热身赛的晚上sure从北京打来,叮嘱了好多,要我们不留遗憾。真的谢谢你,从一开始就要我学着享受被虐的快感。每次状态极差的时候我都会找你聊天,这次结果那么差我都第一个打去。没有遗憾,谢谢你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

shit神,一身屌丝气息,眼神里充满随意。听说保送Tsinghua的生活很辛苦,听说新入手妹子的男人会无视。Flying shit。

郭哥谷哥,你俩讲课总是很清楚,有学弟亲口告诉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们讲台上的一回眸。

ibn5100,梦幻的pc机。这次我们一起坑在了长沙,你们一直是我的榜样,希望你们不要有压力,长春祝好。

坤哥吊哥,你们最近感情升温有些不正常,我几乎要确信,你俩在成都捡了肥皂。

至于学弟,你们果断是最棒的,每一个都是。我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走的更久更远,相互扶持,共同进步。软院的未来还要靠你们,时间有限,一定加油。

至于队友,我们肯定还会水一些比赛,我不管,我要你们的表现。

至于退役后的生活。。。节操,妹子,基友。。。真的真的真的要重拾节操了。

至于这个题目,不必多说。

据说本周的例会我来讲,去好好准备了。

--2013.10

----------------------------------------------------------------------------------------------------------------

作别。两天的喧闹。

现又坐上了回软院的小客,很少一个人出来,也难得这样一个可以靠窗安静的时刻。

安静的时候就会遐想,就会瞎想,想动摇了又坚定着的梦想,想那时说出如今仍未兑现的承诺,想自己与身边的人逐日逐月地变化着,想一些问题费解费听又有些小扯…故作深沉罢了。

……

“懒起画峨眉,弄妆梳洗迟”,这和迫切地想要见到猫猫等人的心情并不冲突,无论用MSN,还是屌丝形容,我都接受。为了打发在校部无聊的一晚,还是背着电脑去了,凌晨的时候A了一个我已经超时两天的问题。为了消磨赶车的几个小时,在包里塞下一本《数论》,我以为我会看,呵呵。

校部的人也真心很少,一缕阳光一阵风的走着,漫无目的的逛了一个小时,想想是时候要他们出宿舍了。结果没想到,中秋的午饭竟会在女生宿舍进行,于萍儿的鸡蛋和泡面煮的都是入口即化,我就不吐槽了…其实当时鼓起勇气然后就让宿管大妈一举拿下后,脸还是热了好一会儿的。想想,这也是值得纪念的一件事吧,至少从今后不会再对女生宿舍存在一丝的美好印象了。

接下来,经历了等人与被人等,人找人,人再找人之后,终于和sui他们见面了。说不出来的高兴--因为清晰的记得,高三那年猫儿是比我高的,耶!有些遗憾地说没有见着贝贝,据说爱情会让人很忙。

普通大学,学风一般,文艺大学,学风很好。DUT,学风很大。一直以为这很大的学风仅来自软院。晚上无知无畏地穿着线衣出去,却依旧被冻得很傻。一行人包括一个新入学的学妹,疯疯癫癫地受着海风,见着了篝火,借着夜色,她们竟能在人群唱出那么呵呵的歌儿来,做出各种呵呵的动作…一次次更新我对女生的认识,我裹紧衣服,不想被围观。此处本该有照片,不想被呵呵。

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好的,哪怕只是静静地坐着。

和身边众多软院屌丝的看法一样,每去校部一次就会习惯性伤感一次,至少在那个地方,和异性最多的谈话不会是“两个馒头,三两米”之类,走进一间教室,不会是除了软件还是软件之类。现在,别了,两天甚至更久的喧闹。软院只用于修身悟道。

这个寂寞到美丽的地方,很容易让人沮丧。我不知道在这里的几年会带来什么,冷眼看看四周,或许已见端倪,一些人未来的模样。

有时候真心觉得生活很苦逼。或许就在某个最应该休息的时候,一边听BBC News,嘴里读着还没有预习的中级英语课本,一边抄着大物作业的答案,还一瞬一瞬地思考着上一段未完成的代码。每周除了有几天满课的日子,生活应该是用来慢慢品位的,乱节奏,不知忙了些什么。好久没沿着湖自己走走了,好久没打我钟爱的羽球了,好久没有出现聊天时令我感动的瞬间了,借图书馆的一摞书也好久没翻没还了…逃课开始成为一件不太有所谓的事情,依旧喜欢学习,不喜欢考试。渐渐可以做到晚上一点钟睡觉,中午不休息,上课不打一秒钟的瞌睡,当然这种情况频率不会很高,欠下的觉,迟早要还的。

这周没有沙龙,竟也会成为让我舒气的一句话,其实也没有关系的,呵呵。第二次沙龙Sure说看不到我们的努力,第三次很严肃的问我们是不是不行…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和当年的他们相比如何,两周过去了,觉得这些话真应该早说。在我心中,acmer不再是对一群牛人的代称,这只是一个始终努力着的人群。假期已蔓延到第三天,看到组长状态说自己已被虐三天三夜…这疯狂的生活,让我无话可说。大二,该知道自己不知道了。这话说得真对,会什么,不会什么,想要学什么,该要做什么,无比的了然。

前寝室长对本寝室长的定位…每次一口一口地骂着,都不再避讳。戴上耳机问他我像不像文艺青年…213,总是热情洋溢又略带喜感的回答。其实,他不知道,我带耳机的时候一般是不听音乐的,开最大外音才是我的style,只是想东西时不想听见外面的嘈杂。在家的时候,妈说大学会让人变得健谈,邻家的孩子都是这样的。但我还是老样子,不太善于扯,表情会凝固…很想念很想念亲爱的朋友们,只是每次打开对话框,不知该从何说起。

212的骚年,貌似是我提出的要去京城。现在你们都到了,倡议者首先食言了。2蕊童鞋的明信片,昨天晚上才找到一张,不过这个点儿邮局好像也关门了。

……

好久没有写文字了,不知所云。枕旁的小本儿,一天天被我冷落…但愿这些话是一次漫长的刷新吧。

告别了喧闹。敢不敢再努力点。

--20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