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写字楼里的Mark也要挤火车回到铁岭变回狗蛋儿一样,生活充满了合情合理的无可奈何。就像我在一个属于我的假期却无法支配自己的时间,得到半晌闲暇还以为是时光给予的温柔。

"Do your personal best" 是一件不容易的事,"Do them all your personal best" 更是难上加难,有点佩服Shaowen Wang老师口中那些成精的人,学生生涯又度过半年,自己依然有很长的路要走。

既然要走,那么,我的人生哲学呢?大概是走的更踏实一些吧。

把每一个黎明看做生命的开始,把每一个黄昏看做生命的小结,让每一个这样短短的生命,都能为自己留下一点可爱的事业的脚印,和心灵得到实质的痕迹。嗯,这首中学读到的小诗依旧朗朗上口。